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怪圈欣赏

1990年以来地球上出现过的麦田怪圈

 
 
 

日志

 
 

敞开心胸看UFO(台湾:吕应钟)  

2014-08-05 04:5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敞开心胸看UFO

台湾:吕应钟



台湾许多报纸报导美国民间组织“揭密计划” 9日在华府召开记者会,指称美国政府隐瞒外星人访问地球的证据已有50年,要求国会就此召开听证会,调查他们所谓的《二十世纪最大秘密》。

 

这群自空军、情报机关与联邦航空管理局等单位退休的专业人士,宣称自己是UFO相关事件证人。该组织负责人博士表示,他总共找到400人愿意在国会豁免权保护下宣誓作证,透露所知的政府机密,而这些人都在专业领域卓然有成。

 

看到这样的外电报导,让沉寂已久的飞碟外星人话题又漾起涟漪,台湾不少媒体又找上我大谈UFO事件,而我也看到若干国人长久以来一些似是而非的UFO认知,被媒体称为“台湾飞碟研究教父”的我,实在有责任对飞碟外星人主题再做一次全面的学理说明,让大众对飞碟外星人有个综合性的思考,用敞开心胸的思维方式重新面对UFO现象。

 

一、观念的发展

英文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s译成中文是不明飞行物体,英文简称UFO,已成为英文世界的通俗名词。1975年我开始翻译出版飞碟书籍,1977年创办《宇宙科学》杂志,当时我将UFO三字采音义兼顾方式译为“幽浮”,现已成为台湾通用的名词。

 

《宇宙科学》杂志主旨在推广外星飞碟思想及科幻小说写作,当时却被某科学性月刊用“伪科学、现代神话、科学野狐禅、怪力乱神”等等形容词大肆批评,时至今日许多科学界人士仍然以不科学的态度及思维逻辑看待飞碟现象,令人遗憾。

 

当时我也撰文反驳,并说:“时间会证明我是对的!”这么多年来,我们看到国内外UFO目击与接触事件愈来愈多,而相信UFO存在的民众也愈来愈多,近年卖座的电影大多是与外星人有关的科幻影片,这样的发展值得有识之士进一步思考其背后的意涵,同时也显现,时间之神似乎快要证明我的话是对的。

 

1982年我创设台湾不明飞行物研究会,84年改称台湾飞碟研究协会,93年改名为中华飞碟学研究会,2000年改称台湾飞碟学研究会。20年来会名由“不明飞行物”改为“飞碟研究”再改为“飞碟学”」存在着极为深层的思考,正表示台湾对UFO认识上的进步,因为这个天空现象已经不是不明的,反而成为值得深思的学问。

 

时至今日,由UFO延伸出来的学问UFOlogy已成为美国学术课题,也成为颁授博士学位的研究主题。我曾在1982年左右将其译为“UFO学”,后在93年改译为“飞碟学”」两者皆有其优点且各能表达理念。以西方世界的研究内容而言采取“UFO学”三字较合其旨,但以前瞻的东方的研究方向而言却以“飞碟学”三字较佳。

 

在1983年,我综合多年研究心得,提出《飞碟学是知识整合的科学》的观点,架构出飞碟学和天文、物理、机械、电子、自动控制、太空科学、宇宙论、生物、考古、历史、神话学、宗教、灵异等学科的整合关系。并多次撰文陈述,也多次在中国相关会议上提倡。我认为飞碟学是科际整合的大学问,它涉及的最伟大问题也许是人类的起源。

 

所以大家应该用前瞻的眼光看UFO现象,也要用敞开的心胸来探讨UFO现象,不应该在没有研究之前就以否定的态度批评它的不可能。

 

二、信飞碟就和信宗教一样

有人信佛教、有人信道教、有人信天主教、有人信基督教、有人信伊斯兰教,也有人什么教都不信,这本来就是民主社会的常态,也是正常现象。因此信不信飞碟外星人,完全随个人看法,不信也没关系,因为的确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扎实的证据来让大家都相信。

 

研究这么多年,个人是绝对相信有飞碟和外星人,但是在信仰自由的前提下,也不必用大肆宣传手段来强迫社会大众也都要相信。飞碟的出现,最重要的并不是光谈“信不信”这么肤浅的问题,相信飞碟不会让人发财,不信飞碟也不会有任何损失,所以已谈了20多年飞碟问题后的今天,若只是问“你信不信外星人?”或“你有没有看过飞碟?”这类问题,那就实在太幼稚了。

 

全世界有十多亿人信仰上帝,也有数亿人信仰阿弥陀佛,然而有没有人问他们:“你看过上帝吗?”或“你看过阿弥陀佛吗?”我们难道可以如此说:“你没见过上帝,为何相信有上帝?”同理,对于飞碟现象,我们也不可以说:“你没见过飞碟,为何相信飞碟?”

 

从天文学言,地球之外宇宙之中必有大量的外星生物,有些外星生物比我们高等、有些比我们低等,这已是天文学上不需争论的命题,相信全世界任何一位天文学家都不敢说“宇宙中只有地球有人”,因此,“必有外星人”这个观念,本来就是科学上所公认的,根本不必再强调这一点。

 

近代UFO事件已传闻60年了,已经不是新问题,时至今日我们应该进入深层的思考,如:现代人应如何正确的看待飞碟现象?人类要如何思考自己的地位?飞碟现象对人类有何全新的影响?飞碟和宗教的关系如何?人类要如何面对外星人?飞碟与人类文明发展有何关系?等等深入的问题才对。

 

三、否认者的一些错误逻辑

美国空军在1947年至1969年间,调查12,618件UFO报告,证明有95%多的目击事件是“误认”气象气球、流星、飞机、直升机、灯光、飞鸟、或是恶作剧、造假。只有不到5%确是不明。因此不少否认者选择性的忽略5%的存在,而直截表示美国空军已证明飞碟是假的。

 

这是科学逻辑上的最大错误,5%虽然不多,却是万分之500,在工程学上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精密的高科技制程,是不容许万分之500的误差。如果这50年来的确有500件飞碟事件是千真万确的,也是值得深入研究的现象。

 

有人相信有外星人,但不相信飞碟是外星人的航行器,因为他们认为小小的飞碟不能做那么遥远的太空旅行。所以,我将UFO及飞碟(Flying Saucer)做了名词区分,前者指广义的未经查明的空中不明现象,也许包含有误认;后者指狭义的外星人宇宙航行器。此种严格的划分可以避免正反两面无谓的纷争。

 

不少人常以“有没有证据”来质问飞碟外星人的存在,台湾若干天文界人士也时常以科学逻辑来设想,他们认为若真有外星生命,必须从太阳系以外飞来,由于距离非常遥远,外星生命必须比人类长寿,且需发明容纳足够燃料的大型太空飞行器才有机会。

 

这种用目前的科学知识来进行说明的方法,表面看来似乎有理,但又犯了科学逻辑的最大错误。试想,回到100年前,当时的科学知识体系内没有航空工程、相对论、量子力学、计算机、手机通讯、电视等等理论,100年前的科学家若以当时的全球科学理论来推理,他们有谁敢说100年后会有电视、手机、飞机、宇宙飞船等?

 

100年前的科学家没有科学理论来“证明”未来会有电视,也无法“证明”未来会有宇宙飞船,所以电视与宇宙飞船之类的东西在当时的“科学逻辑”上是不可能存在的。然而今日,这些是我们司空见惯的东西,否认飞碟的人士要如何在科学逻辑上自圆其说?

 

现代人最大的毛病是问“有没有证据”?我不禁要问:“二十年前有没有科学家提出人类可以发明出手机的证据?”绝对没有。可是到了今日,手机已经是极普遍的产品。因此,我们应该深思,人类应该用敞开的心胸看宇宙,不要以狭隘的地球标准来衡量宇宙,外星飞碟的存在实在不需要地球人帮他们证明的。难道我们可以扮演上帝说:“我证明你存在,你才存在。”

 

因此,我们要思考什么叫科学?什么是科学逻辑?今日的科学就是万能的吗?信奉科学为衡量一切事物标准的人,是否如井底之蛙?人类要如何重新建构科学观念?这些都是飞碟出现后,科学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四、飞碟学和科学工程的关系

飞碟学是一门人类从20世纪迈向21世纪的知识整合的学问,它的领域涉及自然科学、工程学、史学、神话学、宗教学、超心理学、灵学和哲学,不仅是地球人的总体学问,也是宇宙生命的总体学问。

在自然科学领域内,飞碟既然是来自宇宙间,因此涉及的最直接最密切的学问就是天文学和太空科学。今日的天文学对宇宙所知仍然极为有限,科学家说宇宙有90%是黑暗物质,表明人类能研究的范围只有10%而已,然而今日我们连宇宙的10%都还未完全了解,人类的太空科技也不过远达登陆火星而已,对于太阳系外的星空,用现在宇宙飞船的速度是永远无法到达的。

 

飞碟既然是外星高科技的宇宙航具,则制造飞碟的机械工程、材料科学、控制系统、导航系统、电子工程、电机工程等当然是必要的工程基础,所以说飞碟制造和各种工程有密不可分的关系,缺一不可。

飞碟能飞航宇宙之中,且有超过地球任何航具的性能,足见外星高科技的物理学水准超越地球相当的多,举凡高能物理、量子物理、固态物理、超导理论,甚至于对原子的了解、力学和电学的掌握,以及地球人迄今仍做不到的反引力技术,飞碟早已驾轻就熟。

 

飞碟是外星人的航具,那么制造飞碟的外星人就成为宇宙生物学的重要研究课题,地球上的所有生物理论是否可应用于宇宙之中?地球生物的来源是否和宇宙有关?宇宙各处不同生存条件的星球,是否会各自发展出个别的生物形态?这些问题都是飞碟生物学的研究领域。

 

不同的星球有不同的化学组成和生物生存的化学环境,大多数地球生物是依赖氧气呼吸,但科学家也发现地球上有厌氧的低等生物和依赖人类视为毒气的气体维生的生物,那么宇宙生物的复杂化学环境也是飞碟学的研究主题之一。

 

以上可见,人类今日是科技成就在飞碟学的眼光中,仍然相当落后与幼稚,如果今日的科学家与工程师能敞开心胸来正视飞碟科技,就代表着地球人已经向宇宙迈进了。

 

五、飞碟学和史学神话的关系

虽然飞碟是科技产品,但我在1979年就体认到飞碟现象和许多古老记录有关,便进行大规模的研究。我用天文学史的治学方法,在廿五史、资治通鉴、续通鉴、明通鉴,以及各种历代笔记、杂史、县志之中,找出1000则以上无法用自然天文现象及合理现代知识来解释的记录,确定了飞碟现象并非当代才有,而是数千年来早就频繁出现的证据。

 

例如:《资治通鉴卷89》记录公元314年,“西晋愍帝建兴二年正月辛未,有如日陨于地;又有三日相承,出西方而东行。”《晋书愍帝本纪》也记有:“正月辛未辰时,日陨于地,又有三日相承,出于西方而东行。”《古今图书集成卷21》:“愍帝建兴二年正月日陨地,又三日并出。”

 

又如:《资治通鉴卷90》记录公元318年,东晋元帝泰兴元年“十一月乙卯,日夜出高三丈”,《晋书天文志》也记有:“日夜出高三丈,中有青赤珥”。

 

再如:《资治通鉴卷30》记载西汉成帝建始元年“八月,有两月相承,晨见东方。”《古今图书集成卷25》记有公元548年6月,南朝梁武帝“太清二年五月,两月见。”公元627年,“唐太宗贞观初年,突厥有三月并见。”

 

请问:三个太阳从西方出现向东飞行;太阳在晚上出现,高度只有三丈;天上出现两个或三个月亮,这些正史上的奇异天象记录,今日的天文学家如何用天文理论来解释?相信大家都知道是无解的,但是将这些如日似月的发光体看成UFO,历史之谜不是迎刃而解吗?

 

再往上溯,世界各民族的神话,都记载着几乎同一个时期有很多天上下来的神教导人类文明的知识,研究神话可以发现它和人类起源,以及外星人有着直接的关系。神话研究者也可以摒除传统迷信色彩的神话窠臼,用抽丝剥茧的方法,将神话远古的真面目还原,足以证明神话事实上是远古时代发生过的事实。

 

以《山海经》为例,我一直深信它绝不是历代文史学者认为是先民对自然现象的不懂所做的迷信描述,也不只是中国版图境内的山川记录而已,我认为山海经应该是上古时代的全球地理调查实录,这个调查是在外星人指导下所进行的。

 

六、飞碟学和宗教起源的关系

早在1973年,美国航空太空总署科学家巴利.杜恩宁就提出“上帝是外层空间人”的看法,他将圣经内容做详细的研究,架构出古圣经时代,有一批高科技外星人来到地球,进行地球改造,并将当时某种生物做基因突变,造出现代人,那一批外星航天员被称为天使,外星人指挥官被称为上帝。

 

这就涉及宗教起源和人类信仰的问题,全世界任何宗教都有其地域性和传道方法的不同,但“神源”说法却完全相同,全都认为神来自天上、神有大能、神的天上信息、神指导地球众生等等。此种异地同源的事实即值得开放的宗教学者和科学家来共同思考与研究,而不是一味的像中古世纪教廷人士用神权来加以曲解和迫害。

 

例如《出埃及记》“他们从疏割起程,就在位于旷野边缘的厄堂安了营。上主在他们前面行,白天在云柱里给他们领路,夜间在火柱里光照他们,为叫他们白天黑夜都能走路。白天的云柱,黑夜的火柱,总不离开百姓面前。”这一段,全能的天主是无所不在的,为何需要住在云柱火柱里?我们若将“白天云柱”与“黑夜火柱”换成“白天不发光的雪茄形飞碟”与“夜间发光的雪茄形飞碟”,那么这一段经文意义便相当明白。

 

又如:“此时西乃全山冒烟,因为上主在火中降到山上,冒出的烟像火窑的烟,全山猛烈震动,角声越响越高,摩西遂开始说话,天主有声音答复他。”完全是描写一架发光飞碟降落的情节。整部圣经有相当多的此种飞碟情节,只是以往都被神学界当作“属灵的”篇章而故意忽略。

 

目前已有愈来愈多的西方学者用新的宇宙观点来重新审视圣经,也有愈来愈多的人相信神耶和华就是外星人指挥官。因此宗教的质变已成为西方世界的潮流,这是自然且正常的。但有些人担心此种质变会引起教徒信仰的破灭,制造人间问题。其实任何时代任何新观念的产生必然会冲击旧观念,必然会引起旧势力的反抗,但任何时代以来总是新观念新思潮立足于世界且被发扬光大,这就是推陈布新的自然法则。

 

因此,宗教徒要具备敞开的心胸,以全新而不顽固的思维从新审视经典,方能在廿一世纪宗教质变中立足。

东方的佛教和道教也是如此,在这二大宗教的浩瀚经典中其实也充满了宇宙科学实录,充满了外星文明的记载,只是数千年来各代宗教人物因本身未受自然科学的训练,或所深入的经文有限,只以哲学眼光来阐述经文,以禅修为唯一目的,以致愈走愈偏,无法和时代同步进展,相当可惜。

 

其实佛祖证悟第一次开示的《华严经》、盘盘之前开示的《法华经》、以及佛灭后弟子第一部结集的《阿含经》,充满宇宙各处生命生存的描述、充满宇宙形成与毁坏的自然科学过程,同时也明白阐述多维时空的构成与存在,甚至多维时空中高等生命和地球众生的关系。

 

许多人已接受神佛和外星高等生物等号的关系,因此神佛的种种超能和灵异现象,也就不那么的神奇,也就迎刃而解了。各种宗教经典都在阐述外星高等生命影响地球人的史迹,这也是当今飞碟学应该研究的极佳课题。

 

七、飞碟学和哲学思想的关系

综上所述,可以知晓飞碟学涉及的学问领域相当广阔,举凡人类所有的学问似乎都与外星文明有直接关系,而非牵强附会,因此就产生让现代人重新思考一切世间问题真相的必要性了。

 

由于愈来愈多的考古发现推翻人类是猿人进化来的说法,也有愈来愈多的史前文明遗迹显示人类的文明发展并非如以前教科书所教导的。21世纪人类在迈向太空的过程里,已在太空中发现许多超过人类以前所知的事实,不得不让少数具前瞻力的地球人开始思考人类在宇宙中的真正地位。

 

一旦证实确有飞碟,那么地球人就知道我们在宇宙中不是孤独的,知道我们的科技水准并不高明,外星人已能飞那么远到地球,我们还无法载人飞出太阳系,就该体会地球人并非万物之灵,反而是宇宙中的弱者,一旦发生邪恶的外星人入侵地球,我们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飞碟现象也会让人类开启全新的思考方向,真正了解“天外有天、人上有人”的真谛,这句话不只是劝人要谦虚而已,反而真切的描绘出宇宙真相,指出宇宙是多重与无限的,地球人之上还有很多外星人。

有了这样的认识之后,人类必须要有自知之明,必须努力发展科技,必须想一些防卫自己的办法。而且,人类也要体会到宇宙是多么浩瀚,人类是多么渺小,要去除自大和自私的心理,地球人应该同舟共济,在小小的地球上携手合作,不要再争名夺利了。

 

而数千年来人类何来、何由、何去、何从等问题,一向是哲学家的最大难题,其真正的答案恐怕要依赖飞碟学的继续研究而揭晓。因此,地球人的种种问题,不光是原始的还是未来的,全部是飞碟学的领域。

 

虽然时至今日,地球人仍然无法得到种种问题的明确答案,但是飞碟学已成为全人类研究的新目标和新方向,它已不再是怪力乱神,不再是现代神话,不再是科学野狐禅,在人类已进入廿一世纪的现在,能成就飞碟学这种新的科际整合的伟大学问,正表示地球人已认识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也藉由飞碟学的兴起而建构出新的地球哲学体系。

 

八、注入中国特色的研究因子

尽管时至今日,飞碟尚未得到完全证实,但是呼之欲出的传闻,却已在地球上风行了50多年。在21世纪的第一年,美国一些UFO事件过来人对政府提出揭密的呼吁,也再次提供我们一个多年好奇的新思维,对于这样的一个世纪大课题,人类是否应该摒除先入为主的否定看法,敞开心胸、虚心的来共同探讨其对人类思想上的启蒙呢?

 

我在30年的飞碟研究中早已深深体会西方世界一向注重目击事件调查的方式,在表面上看似符合科学要求,但实质上是很低层次且算不上思想性的,因此西方的UFO学到目前面临瓶颈,始终停留在UFO的阶段。

 

东方文明思想虽在二十世纪西方科学洪流中受到忽视,但我们以近十年来许多古老思想和技艺受到重新重视的状况,就可以明了任何学问要发扬光大,必需注入东方思想因子,这些因子包含易经学说,以及从易经发展出来的各种玄学理论,它们已在中国流传数千年,虽然一度受到西方文明的冲击而式微,但我完全相信在未来它们将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

 

时至今日,任何人都无法明白说出易经是如何产生的,虽然在上古神话中提及是伏羲氏仰天察地所著作的,然而伏羲氏本身存在的问题就是一个谜。可见六千年来,易经的出现就是地球人最古老的谜题。有人说易经是上一个文明留传下来的,若是如此,则生物学、地球科学、历史学等许多学科都要重新改写,又产生了新的问题。

 

不管如何解释,易经的存在是事实,它不符合人类文明进展也是事实,此种矛盾永远存在,因此将飞碟学和易经延伸出来的种种学说结合研究,才是打开人类文明盲点的唯一方法。

 

在此种无法否定的认知下,可以看出唯有华人才能结合飞碟学和古代易经学术成就,以及相关的东方神秘学,做全方位的研究,这是西方人士做不到的,因此我们这一代的飞碟学家最重大的任务就是建立东方特色的飞碟学研究新方向,让所有的学问找到真正的归宿,而且更加发扬光大。

 

我很高兴在廿一世纪第一年,UFO问题又开始展现令全球注目的魅力,它再度提醒人类不能再以如豆的眼光看宇宙,不能再以传统的科技认知认定事件的有无,而是要以全新的思维与敞开的心胸重新评估UFO事件。我相信,不久人类就会得到所有问题的答案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