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怪圈欣赏

1990年以来地球上出现过的麦田怪圈

 
 
 

日志

 
 

展望科学时代的神秘空间——UFO 《飞碟探索》副总编 刘海平  

2014-06-24 02:31: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展望科学时代的神秘空间——UFO
                               《飞碟探索》副总编  刘海平

 

人类历史上,曾经发生过许多令人无法解释的神秘事件。一般人在迷惑之余往往把它们归结于神话。而一些正统的科学家则宁愿相信没有什么事情真的发生过。只有少数不屈服于传统观念的科学家,敢于从中找到事物本来的面目,于是一门学科被大大地发展了。当然还有一些事件,直到现在人们也无法弄清楚,例如不明飞行物。


在现代史上最著名的不明飞行物目击案阿诺德事件发生之前。已经有许多不明飞行物打扰着人们安静的生活。比如说,在美国芝加哥市上空出现的巨型雪茄状UFO;又比如说在,发生在西伯利亚地区的通古斯事件。再比如说群体目击空中巨大光球的法蒂玛事件。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后期,更有许多飞行员在执行任务时,看到一些有着神奇技能的飞行器。那时人们的恐怖。更大程度上是揣测敌方到底有怎样的先进武器。


之后,,著名的阿诺德事件发生了。

随着这件事的曝光,整个西方迅速漫延起一股带有浓郁神秘色彩的UFO热。可以说,有关不明飞行物的种种,更像是给生活在琐碎与平庸中的人们开的一扇通向未知与神秘的“天窗”。


但是在中国,很长时间以来人们还没有腾出足够的精力和热情来关注这个新生事物。三十年弹指一挥间。当1978年11月联合国第三十三届大会上,就“有关UFO和外星人生命”的提案征询各国意见时,中国人第一次面对这个问题。在邀请各方专家慎重论证之后,中央给驻联合国的代表下达了明确表示同意和支持的决定。在敏感地捕捉到这一变化后,当年11月1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先生撰写的《UFO——一个不解的世界之谜》。


一个长久被封闭的世界忽然向中国人打开,很快1980年5月中国UFO研究协会成立了。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在全国各大省市地区都成立了分会。协会会员以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占绝大多数,他们主要是做目击案例的收集和分析工作。


就在这种氛围之下。《飞碟探索》于1981年2月创刊了。当时的撰稿人之一,是美国太平洋天文学会会员、美国空中现象研究会驻亚洲地区的总代表:先生。可以说,正是籍由他对不明飞行物的强烈兴趣和所掌握的丰富资源,使《飞碟探索》一经创办很快吸引到一大批热爱科学、有探索精神的忠实读者。


《飞碟探索》一红十余年,在科普杂志中印数始终保持昂扬的态势。一直到了1994年,正当人们开始把视线转向火热的经济领域时,中国UFO研究史上著名的凤凰山事件和都溪林场事件发生了。1994年6月,在黑龙江凤凰山发生了中国历史上第一起不明飞行物第三类接触事件。主人公孟照国声称,他被外星人绑架,并与其发生性关系。他所说的一切,具备了外星劫持案例的经典情节,做身体检查、发生性关系、预言未来等等、但是这个案例有一个致命伤,那就是所有孟照国的经历几乎没有任何旁证。


与之相比,都溪林场事件则使所有UFO说“不”的人都闭上了嘴。且不说当事者那一夜可怕的经历,单单面对一夜之间就整片断至的树林,那被可怕力量搬移的车厢,就是任何人都难以想象的。也许在当时,当地领导考虑得更多的是社会影响。不像现在,尽管事隔11年,当地政府还是想把那些曾被他们努力平息下来的事情,再度炒热。


这两件事情使得中国那些一直在默默耕耘的UFO研究者喜出望外。他们围绕这两件事做了大量的调查与取证。也正是由于他们的辛勤工作,使得今天当人们再度回顾这两个事件时有大量的研究资料与旁证。伴着这股热潮,《飞碟探索》在1996年左右印数冲至35万。


1999年12月发生在上海和北京两地的一系列V形不明飞行物目击案例使得沉寂了几年的不明飞行物研究再次抬头。连一向稳重保守的中央电视台也在新闻联播、新闻调查等多个节目做了多次报道。它们是什么?北京UFO研究会在实地蹲守了近一个星期后,揭示出所谓的V形UFO其实是夕阳照射下的民航飞机尾迹,这与上海UFO研究会的调查不谋而合。


随着媒体的多元化,有关不明飞行物的案例开始更频繁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一年总会发生数十起目击案,多数集中在像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中城市。不可否认,这当中的绝大多数都是错判案例。尤其在城市,人们很容易把傍晚的射灯光影、夜光风筝、民航飞机或高空气球与不明飞行物拉上关系。


当然,也有一些案例至今无法破解。

韩建伟在昆明筑竹寺游玩时拍摄到UFO。录像中,该不明飞行物发出五色光芒,从一个迅速变身为四个,接着成为一组菱形的不明飞行物。


2001年2月有人在丽江泸沽湖连续数晚发现天空的同一位置,有一个圆月状不明飞行物出现。它与当时天空中的月牙有鲜明的区别。


和两天晚上,在中国中北部的许多省份的同一时间,有上万人目击到了一个神秘的UFO。它先是一道耀眼亮光。然后转成扇形,最后变为弯月状。据紫金山有关课题小组的研究,从1971年开始,这类UFO已经在中国出现过多次,但科学家始终无法对它下最后结论。


还有,电视台记者在伊宁拍摄到一个发光体发生黄、蓝、紫色的光芒,边旋转边喷出微小颗粒,后又转至暗红色圆球。该事件虽屡遭批驳,却始终有解释不清的地方。


然后便是石破天惊的兰州不明飞行物目击案。这件事几乎在第二天就上了全国报纸的头条,新浪对这一事件的点击也迅速跃升至前十位。接着是全国各地有名的天文机构都向兰州派来了代表。但到目前为止,这个神秘的飞行物还是不肯向我们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UFO!飞碟!不明飞行物!

人们的好奇心被再次激发。整个2005年从春天到夏天,在人们的心里,尤其是UFO爱好者的心里。开始无法压抑地酝酿着某种兴奋的情绪。然而最先引起人们注意的则是一个陌生的名词飞棍。这个奇怪的东西源于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的一次专题。现任世界华人UFO联合会目击调查部负责人的张靖平,在实地调查的基础上提出,这种看似长着多对翅膀的“长棍”,应该是在录像效果不好的情况下产生的小昆虫的运行轨迹。仅仅是这样吗?相信若干年后有关飞棍的争论还会再次掀起。


而在整个2005年,《飞碟探索》也正在酝酿着一场巨大的改革。杂志将于2006年改成单月刊,以满足读者日益迫切的阅读要求。以此为主题。同时伴随而来的还有加彩页、加页码、变封面、改版式、上专题等一系列变化。而在更大的空间中,《飞碟探索》已经陆续推出手机短信、飞碟同站等服务项目,以达成杂志、短信与网络之间的一种互动。


许多年以来有关不明飞行物的争论,几度成为新闻热点,几度又被打入“伪科学”的领域。但是即使最权威的科学家、最富有正义感的科普作家也无法对它做出斩钉截铁的解释。在当今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连上台电脑的淘汰率都短得惊人,如果依旧“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做闭目塞听状,我只能说,他已经过早地衰老了——他经不起任何他所不知道的事情的刺激,他宁愿保持现状。这才能得到心理上的安全感。


UFO,这个神秘的话题,考验着人们对未知世界的态度,考验着人们对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也考验着人们对科学一词的正确理解。那么,你做好准备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