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怪圈欣赏

1990年以来地球上出现过的麦田怪圈

 
 
 

日志

 
 

大家乐科幻:《先知先觉》 4、一个昏倒在森林里的人  

2014-06-24 02:29: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家乐科幻:《先知先觉》

4一个昏倒在森林里的人

    我管不到他们贩毒品的事,他们的政府也没有办法治这批亡命之徒,我只希望借助他们的力量找到我要找的人或物,那个时不时会说话的手镯太令人惊奇了。

    他们这次的任务倒并不太多,只是到种植古柯的田地催交古柯。催交古柯照例是不要这么多人的,到了那儿我才明白,凡是到古柯收割季节,各方毒贩多要来抢收,这可是一本万利啊!他们一伙到了目的地发现,已经有另外一伙毒贩的三三二二的人在活动,火併在所难免。那个头儿问我会不会使枪,我摇着头(我为什么要说出我会使枪),他唉了一声也就算了,赶快吆喝他的同伙投入战斗。对方的势力明显处于劣势,局势很快就被控制住了。领头的家伙命令17个人留下等待收割、运送(运送到他们的加工地),其他三人加上我四人跟着头儿返回。

    我跟着他们行走到刚才遭遇到这伙毒贩子的地方,等了约摸一刻钟,那种沙沙声又在头顶上呼啸而至。这次,我心里明白,马上要放软梯下来了。如我所料,一条软梯徐徐地从摇愰着的粗大的树木间落下来。头儿在一个手下爬上去后,叫着要我上去,我顺从地往上爬。爬到顶才发现森林顶上数这里最平坦,平坦的树林上竟然停着一首似气垫船一样的设备。门打开着,我跟着前面的人钻了进去,里面倒也蛮宽大的,有些像坐在公共汽车里一样。等最后头儿上来后,门自动关闭了。隨着一阵沙沙声,这辆奇特的船在树梢飞行向前。

    半个小时后船停声熄,头儿带着我们四个人走下软梯。走下来后还是一片树林,我们在树林里向前行走,头儿时不时吿诫我,不要心存幻想,想逃就要丢掉性命。光线渐渐变亮、空气渐渐变新鮮,终于到了一块开阔地。此时,我发现面前有一架大得出奇的机器,说是机器是不确当的;因为,远远看去有很多设备组装在那里,机器里还有一间小房子,它像电厂,当然不是电厂。

    想着想着,已经到了那个大机器的门前,并且在头儿领着进了那架机器。机器里的房子真的不小,至少可以容得下三、四个人办公,有略萨先生贵宾接待室那么大。不过,除了办公桌外,还有很多仪表及仪表盘;细看,那些仪表根本都是静止着没有运作。里面坐着一个人,头儿向那个人点了一下头就坐到那人对面那张台子旁,我们四人站在旁边。头儿向对面的那个人说:“一切搞定,留下17人驻守,随时联络;另外,带来了一个新人。”头儿指指我。

    对面那个人斜着眼瞟了我一眼,问:“什么地方人?”

    “中国人。”

    “那你来干什么?”

    “觅古董。”

    这个人提高了嗓门:“既然来了,什么古董不古董,只好做古柯,如果三心二意,死路一条。这里没有王法,我就是王法。给他套住。”

    我想,要用绳子套住我?正在观察时,头儿从抽斗里拿出一只像BB机模样的盒子给我,要求我带着从不离身,那怕洗澡、睡觉都要帶着。我心里明白,是一种跟踪器,恐怕随时和这里有信息来往,一当失去反应,立即报警并显示所处方位,想逃就很困难,这就是“套往”。

    “随他们出去,随时听命!”

    我和其他三人走了出來。

    在这里已经住了三天了,什么活也不干。我问过呆在一起的人,才知道平时没有事做,等送货时就十分辛苦而且是万分危险,一不小心就会丧命:不是被政府军抓去就是被另外一伙毒贩子在火併时枪杀。平时在驻地倒可以随便走动,但是,那个“套住”恰千万不容离身,否则,将带来杀身之祸。

    第四天,我就试着在驻地走动,一来打听会说话的手镯可能在何处产生?二来要观察好逃走的路线,总不见得真正加入这伙毒贩!

    第五天,我先在这架机器内部观察,还要装得傻乎乎的。经过二、三天的转游,让我吃惊的是,他们只知道贩毒就是不知道身在此处的这架大机器的贵重。真的不是电厂、也不是其他什么工厂,更加不是办公场所。你看:它没有核反应堆,不是核电厂;它没有输煤皮带和高大的烟囱,不是火电站;它不是建筑在河道旁也没有拦河坝,不是水电站;没有风叶轮,当然也不是风力电站;不是建在潮汐澎湃的海边,当然也不是潮汐电站。总之,没有发电机、也没有输电线或者电缆,不是发电厂。说是化工厂,也没有见到反应罐;說是炼钢厂,也没有看到炼钢炉。也听不到机器的隆隆声,那么,这架庞大的机器究竟是什么呢?

    过了几天,我又到大机器的外围看看。离开不远就是森林、山脉,也没有人走动。我沿着一条小溪往前走,小溪两边都是草地,那草长得半人高,往前走还真有些困难。一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我竟然跌倒了,并且倒在一个软朴朴的草堆上。我爬起来仔细一看,把我这个不算胆小的人吓了一跳,根本不是什么草堆,且是一个人啊!我赶紧用手去探他的鼻息,还有气。我赶紧发气,从他的百会穴进去直通脚底涌泉,来回做了三下,只听得那人叹了一口气。我弯下身去拍他的脸蛋,他的眼睛慢慢地张开,露出一副十分恐惧的神色。

    我问他是谁?为什么会这样?又为什么躺在这里?那人并不吭声,并且又闭起他的眼睛,只是比刚才多了一份惊恐的表情。透过这个害怕的表情,我看着那张脸,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我思索着。(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