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怪圈欣赏

1990年以来地球上出现过的麦田怪圈

 
 
 

日志

 
 

大家乐科幻:《先知先觉》 3、我在森林里做了俘虏  

2014-06-22 19:5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家乐科幻:《先知先觉》

3我在森林里做了俘虏 

    隆利的新居是在库斯科市郊,不过很快就找到了。这个新居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豪华,只是一个普通的花园别墅式楼房。有一位年轻女子,打扮得花枝招展,扭动着腰肢出来开门,当知道我们是来找隆利时,就请我们进屋里去。

    在不大的客厅的正面墙上挂着一幅惹大的结婚照,这张照片几乎使两个人同时昏倒:一个是略萨先生,他指着墙上的照片大声叫着“就是他!”随即身子一软坐在了旁边的沙发里,差一点把迎接我们的年轻女子吓坏;另一位就是陪我们前去指认隆利的斯妙迪小姐,站在原地像个木头人,双眼死死地望着墙上照片里右面那个小姐,忽然,把头扭过来看住迎我们进去的年轻小姐,大声喊叫着“就是你!”我自然明白,斯妙迪的位置被照片里的小姐、也就是迎我们进去的小姐(当然是现在这座屋的女主人了)抢去了,原本隆利是向斯妙迪小姐求过婚的。面前的三个人:一个是喜极、一个是悲至,而令女主人莫名其妙。

    我打破这个僵局问女主人:“请问,隆利先生在家吗?”

    女主人一边向我们让坐,一边无奈地说:“唉!他二、三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回来一次,也就住个把星期,又再出去。这次刚刚出去,今天是他离家的第八天。”

    “是的,一个人独守空房相当寂寞。”我看着斯妙迪同情地说:“那么,你可知道他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我不知道,但是,他肯定又是去淘宝的。”女主人一边说一边拿出一张草图递给我。与其说那张是草图还不如说是一张涂鸦,在纸上只是画了一个圏,圏中间写着库斯科;再就是向下画了一条带箭头的直线(虽然有些弯曲,应该是视作一条直线,只是因为没有使用尺的缘故),箭头指向秘鲁的南方,离开米斯提火山不远停了下来。我把那张图递给还倒在沙发上的略萨先生看,略萨先生已经回过神来,并且知道要面对面碰上隆利这位手镯的原主人恐怕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略萨先生问女主人:“隆利的出发是否依这张图?”

    女主人说:“好象是,他每次出发前总是坐在这儿画一张图,每次画的也大致差不多,我也弄不懂他画的是什么?”

我们向女主人要下了这张图,就告辞了。

    在回首都利马的路上,做好了斯妙迪小姐的工作。她也说想通了,她毫不掩饰地说,没有这件事她是不可能可能提前出狱的;再说,隆利这个家伙喜新厌旧、又是不能经常在家,又有什么好处?我们看到斯妙迪小姐情绪好转,在回利马的途中,就直接把她送到了即将要离开的监狱。我和略萨先生轮流驾车倒也不很累,途中用手机约王佳奇先生到黄金博物馆碰头。

三个人坐在黄金博物馆的贵宾接待室里,议论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三人共同的想法是,隆利是到库斯科市的南方去了,估计没有超过米斯提火山,具体地点不详。当然对于秘鲁,略萨先生比我们、尤其是比我要熟悉,他说,隆利是去淘宝而不是去旅游,必定去人烟稀少之处才对。满足这个条件的只有一个原始森林、一座火山的地区,比较起来,隆利到森林去的可能性较大。

    不管如何,我决定单独(也只好单独,没有人可以陪我,再说,我习惯于单独行事)从利马出发往南(偏东)去寻找隆利淘宝的地方、要是碰巧遇到隆利当然更加地好。只要遇到隆利就可以找到那块“生长”会说话的手镯的地方;如果没有那么巧,那只得自己设法打听、寻找那块宝地。找到发源地再作分析,世界上的事情,是难以事先就知道得明明白白的,只能在实践中不断修正、逐步靠近“真解”。

    他们两人也觉得只有如此,只是为我的安全担心。

    我化了二天的时间进行准备,第三天一早,分别打了个电话给王参赞和略萨先生,告诉他们我将启程。除了携带一些食品和水以外,略萨先生提供了一只高性能手机、王佳奇参赞给了我一辆越野微型轿车和一柄匕首(他提醒我尽量不用)。略萨先生还说,如果在日后发生别的需要,立即告诉他们,他们会尽快解决。

    我脑子里想,隆利肯定不知一次地到同一个地方去觅过宝,路线非常熟悉,那么,为什么要化几个月的时间呢?有几种可能性,一种是有“东西”在保卫“宝”,只有战胜这些“东西”才能得到“宝”;还有一种可能性是,从看到“宝”到真正得到“宝”,要化很多时间,就像看到一树上一根大树枝,要取下来也不那么容易;当然,也可能有很多“宝”,选择需要时间等等。这些也只是想想而已,目前关键的是先去火山区还是先去原始森林?

    我决定由近及远,先到原始森林搜索。

    我到过不少地方,甚至中空的地球内部也去过,但是,老实说没有到过南美原始森林。我开着那辆微型轿车一直往南走,一路的风光倒是引人陶醉,不过,我没有心思欣赏他们。路越来越不像路,最后几乎是在原野上行驶。进入原始森林前,只得把微型轿车托放给一户森林边缘的人家。

    进入森林后就凭手机上的定位系统指路,这种手机对于旅行者真是一件宝贝,也只有像略萨先生这样的博物馆馆长才有心持有它。

    在森林里行走了二天后,一无所获,甚至这个原始森林究竟有哪些东西我也不甚了了。

    晚上,我总是到树上休息,一方面安全,另一方面空气也要好些。那里的树木十分茂密,一个人睡在树顶上完全不会掉下来。第三天早上,我醒后,和往常一样下树,继续往南走。突然听到头顶上空发出沙沙声,不像是狂风引起的树涛声。思考间,那种声音由远到近,急速而来,且戛然而止。

    我立即旁在一颗大树边,静观其变。只见好几棵大树摇晃着,在摇晃的树木中间先后垂下三张软梯。接着,就是不少人从软梯上下来,约摸下来了20多人,软梯又收了上去,树顶上又发起了沙沙声,由近及远呼啸而去。

    下来的人中,有两个向我这边走来,样子是要解手。我已经来不及躲避,被其中一位发现,并且他立即叫了起来:“有人!有人!”20多人的注意力一下子向我集中过来。

    一个为首的人,腰间佩带着短兵器,其他人都是长枪,向我走过来,辟头就问:“来这儿要找死吗?”

    我回答道:“说话要客气一点,都是生意道上的人。”

   “到这个我们地盘上来的人,还没有看到过像你这样死硬的家伙呢!”

    他转过头对他们那伙人说:“给点厉害他瞧瞧!”

    一个人立刻冲过来,舞动着双拳,对我动起手来。我一看,他的动作完全是没有路数的,就不大愿意与他过招。我头一偏、身一斜,左手一拨,他便立刻倒地。

    第二个人又冲过来,也是那种无术没有套路的乱来,我喝道:“住手!你们这么多人,一个一个与我交手,弄到何时?”我指着那个领头的人说:“你们究竟是干什么的?我们弄清楚了找一个有本事的来交手不迟!”

    “怎么?投降啦!”那个头儿对蔑视地一笑:“在这块地皮上,没有我们不敢说的、没有我们不敢做的,我们是做古柯的,说给你听了你又如何?”我听说过,这一带贩卖古柯毒品的势力很强,秘鲁警力又没有力量管到这里。看来,遇到这伙毒品贩卖团伙了。

    “我们是两股道上跑的车,河水不犯井水。”我双手放下,同时也运作气,以防偷袭:“我是做古董的!我们还是各走各的路吧!”

    没有想到,那头儿举起手枪对准我,大声喝道:“想得美!留着你必定会有害于我们。想清楚,要么答应归顺我们,要么就地枪杀!说!”

    形势十分严峻,我说:“好!跟你们走,反正也是混口饭吃。”心中盘算着,借助他们对森林的熟悉或许对我有利,我就佯装归顺他们,再见机行事。领头者指挥手下来搜我的身,我立即把匕首取出来交给他们,并说:“我明人不做暗事!”领头者这才放下武器,让我跟着队伍走,心想我成了他们的俘虏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