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怪圈欣赏

1990年以来地球上出现过的麦田怪圈

 
 
 

日志

 
 

大家乐科幻:《先知先觉》 1、 会说话的手镯  

2014-06-22 04:05: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家乐科幻:《先知先觉》

 

1、 会说话的手镯

    晚上,打开电子邮箱,一封奇怪的邮件把我吸引住了。说邮件奇怪,并不是说发邮件的人奇怪,更加不是说那个邮件是新型病毒邮件,是指邮件所描述的事情脱离了常规。我有一个好朋友小王,他的大哥王佳奇在秘鲁当商务参赞,认识一个全球最大私人博物馆----黄金博物馆的馆长略萨。这个馆长通过小王的大哥发一个邮件给我,这也没有什么不正常。奇怪的是这份奇怪邮件的内容,现COPY如下:

   “本馆化了难以想象的代价,买下了一件我一生没有见过的古董----手镯,自以为豪;令人不安的是这件古董时不时会说话。据王佳奇先生介绍,在寻求解决这类离奇之事方面,您有独到的能力。我真诚地希望得到您的帮助。  略萨 于利马”
   利马是秘鲁的首都,看来那个黄金博物馆是在利马。


    我对古董曾经化过相当一段时间的心血,也有些小名气,可是,会说话的古董,那真是没有见识过。我立即打了个电话给好友小王,小王在电话中确认了此事。他说,是他哥先从秘鲁打电话给他,之后,他大哥就把我的情况及电子邮箱告诉了秘鲁黄金博物馆馆长略萨。

   在北半球的中国人,坐在家里研究南半球秘鲁的一件古董,是弄不出明堂的,看来,要去秘鲁一次。在很多科学幻想小说里,提起秘鲁当然离不开亚马逊雨林里的种种神秘事情,可是,现在的我可不是什么科学幻想啊!要求我的是解决真正的、涉及巨资的古董之谜。

    一个世界上最大的私人博物馆的馆长,出了巨资买下了一件他一生从未见到过的古董,一件手镯,这本身没有什么稀奇的。问题是这件手镯会说话,这种说话也不是人操纵的,而是,“时不时”,使得事情更加难以捉摸。至于,什么叫时不时呢?我只能说,秘鲁人真有意思。

    看来,还是要到了那里再作具体调查、研究、分析。

    我和王佳奇先生联络后,我赴秘鲁的一切手续都由他负责通过中秘二方有关部门办妥。一个星期后,我坐在飞机上,横跨亚洲、欧洲、大西洋,到达南美洲的秘鲁首都利马。王佳奇亲自来机场接我,那位私人博物馆馆长略萨也一起来了。他们两人看到我喜出望外,尤其是略萨,要求我立即到他的博物馆去看那个时不时会说话的手镯。我也对此事抱有十分好奇的心情,就请驾驭员把王佳奇先生送回大使馆,我和略萨直接到了他的黄金博物馆。

    那件古董放在博物馆的地下室里,通过复杂开启手续打开了二道门后,才到达由很多房间组成的藏品部,其中有一间门面裝飾得十分考究。略萨亲自输入密码打开了这间房间,并打开了室内全部照明设备。我才看到房间中央有一座放置在红木基座上的一立方公尺的玻璃柜,里面有一方用兰绒布作成的布置台,台上有一只手臂型支架,作为支架的手臂上戴着一只兰色的手镯。

    略萨先生指着那只手镯说:“张先生,就是它。”

    “略萨先生,”我看着兰色的手镯说:“是否能够取出来仔细看一看呢?”

   “可以,” 略萨先生亲自打开那个玻璃柜,从兰绒布座台上取下那个手臂型支架和手镯,交给我交说:“王先生,支架和手镯是不能分开的。”

   “不能从支架上取下手镯,那手镯又如何戴在手臂上?”我说:“不能戴在手臂上,又如何称之为手镯?”

    略萨先生摇头一笑。

我还是没有弄明白,既然是不能戴在手臂上的手镯,略萨先生又如何化巨资收藏它?略萨先生好象看透了我的疑问,对我解説道:“古董么不一定要实用,关键要看它的材料、质地以及工艺水平,当然这些因素要依年代的久远作为基础。”

   略萨先生继续解说:“王先生,你看,这件古董不仿看成是一件手镯戴在手臂上的艺术造型。它的艺术风格倒也没有空前绝后的气势,可是,你仔细看它的材料恰是罕见的,至少,我一生经历过无数古董,恰没有看到过这种材料,更加不知道的种材料来自何处?”

   他说的虽然有道理,可是,材料的特殊无非有以下几种情况。过去有过这种材料、现在絶跡了;现在虽然还存在这类材料、可是十分稀有且开采十分困难;再有就是天外飞来的陨石、数量少且特殊等。这些情况也不是说说就可以定论的,是要经过科学的严格检测才可以明确的。因此,我问:“略萨先生,材料的性质是否经过有关部门的检测呢?”

   “是的,没有付款时,我没有权利要求检测,因为,对古董的检测,往往会对古董本身产生意外之结果;成交之后,我请了国内外几家大学、古董权威机构,对它进行了检测。” 略萨先生很兴奋地说:“我的眼光真的不错,检测结果竟然让那些机构大吃一惊,他们确认,这件古董的材料是地球上还没有发现的元素组成的。”

    我在仔细观看过程中,虽然难以用语言描述、表达,但是,心里非常清楚,只觉得这件古董非常有灵气。就像平时所说,某人的眼睛会说话那样,只可意会不能言明。

    略萨先生忧愁地对我说:“那一阵,我正沉浸在自豪之中。一个晚上,我仍旧独自来到这里看望它,没有想到,我站了没有多久,它突然放出万丈光芒,把整个房间照得如同白昼,并且说起话来。把我吓得走又不是留下又不是。”

    终于提到我特别有兴趣的问题了。我问:“它讲了些什么?”

    略萨先生:“听不懂,但是,不是一般的发出声音,而是一种语言的表达。可惜,可惜我听不懂。”

   “那,它说了多少时间?”我问。

   “约摸有20分钟时间。” 略萨先生指了指挂在墙上的电子钟,说:“八点准,挂钟敲过20下,过了没有多久,就发生了上述情况。过程中,墙上的钟又简短地响过一阵音乐,这是一刻响一次的那种音乐钟。在钟响过五分钟左右吧,那个手镯慢慢收住光芒,也停止了说话。”

    我想问,以后是否又发生过类似情况,略萨先生好象知道我要所问,说:“以后,我有意晚上八点钟之前就守候在这里,希望再现那个震撼我灵魂的情况,可是,再没有碰到过一次。” 略萨先生眼睛突然一亮,看着我笑着说:“那是又一次,我的一位朋友从大洋洲来出席一个世界环保会议,他抽空来看望我,顺便又带来了他从中国买到的几件古董,什么玉器白玉雕童子献寿、老玻璃内画鼻烟壶等,都是我所爱。真是老知己了,他知我心。”

    我很耐心听他说,心想老先生对中国的古董真有所爱。但是,所说这二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何况,这些事情和我们要研究的手镯说话没有什么关系。我正在思考这些问题时,略萨先生继续他的故事:“老朋友来时已经晚上九点多,我们聊着上次别后情况、聊着他带来的中国宝贝,我再也熬不住等待下去了,我要赶快告诉他,我收藏了一个会说话的手镯。他当然要一睹其风采。”

    略萨先生越讲越有兴致:“我就领他到这儿来,也打开玻璃柜,取出来给他看。” 略萨先生停顿了一下,看着我激动地说:“我还怕他不相信手鐲真的会说话,如果说是我的幻觉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巧合的是,手镯到他手不到二分钟,又突然大放光芒并且说起话来。”

   “老朋友一惊之际,差一点把那发着光、说着话的手镯丢掉。我也怕他失手,立即弯下腰托着双手去接可能会从他手里掉下来的我的心肝宝贝。”

“还好,老朋友毕竟是一位学者,镇定让他自如。他看着那个还在說话的东西,楞楞的。看朋友的神色,尽管发着光,但是,不烫手,因此,他没有被烫的痛苦表情。”

  “就这样,我们两位南半球的老朋友相互注视着,在那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芒里,倾听着我们不懂的语言。”

   “也是20多分钟,光芒慢慢收起來,也停止了说话。此时,挂钟指着23点46分。”

   “我们两个老朋友还是站在原地相互望書,尤其是他露出了十分惊诧的神情。”

    我听着略萨先生的描述,看着那手镯,也同样是莫名其妙。

    此时,屋里的电话响了,略萨先生过去接电话。原来是王佳奇先生打来的,邀请我们到使馆午宴。我一看,已经是中午12点28分了。征求略萨先生意见后,我们放置好了那个神奇的手镯,由略萨先生亲自锁好每道门,离开了博物馆地下室,离开了博物馆,驱车前往中国驻秘鲁大使馆。(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