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田怪圈欣赏

1990年以来地球上出现过的麦田怪圈

 
 
 

日志

 
 

UFO:像雨像雾又像风  

2014-05-01 21:1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附件二:UFO:像雨像雾又像风
2010年8月3日《中国青年》:
UFO:像雨像雾又像风 - 上海UFO俱乐部 - 上海UFO俱乐部

 
好奇心是耿兆良和沈永甫探究UFO的动力。本报记者 施培琦 摄

7月7日晚,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忽被紧急关闭,造成了20个航班延误。事后,机场新闻发言人解释了原因: 机场上空发现了不明飞行物。于是,上海和北京的UFO探索者赴现场进行调查……

这一事件,不仅让全国舆论再度关注起了神秘的UFO,而UFO探索者群体,也由此受到广泛关注。为此,记 者探访了上海UFO俱乐部,了解了他们的探索历程和最新动态,并对 “杭州UFO”作了最新解读。

本版撰文 唐骋华

存疑它还是UFO

“它还是个UFO。”耿兆良轻轻耸了耸肩膀,笑着对记者说。他指的,正是那个7月7日晚,掠过杭州萧山机 场上空的那个家伙。因为它,机场航道被紧急封闭,导致20个航班延误。此事引起了全国关注——那家伙究竟 是什么,是传说中的外星人飞碟吗?

探究未知,让不明变透明,是人类本性。随即,北京UFO研究会和上海UFO探索研究中心组成联合调查组, 赴萧山调查。至26日,据媒体报道,调查组认定 “杭州UFO实为飞机”,该说法被当成了结论。然而接受记者专 访时,上海UFO俱乐部常务副会长耿兆良斩钉截铁地表示: “我们从没说过那就是飞机!”

由于抽不出空,耿兆良未参加联合调查组,但参加了事后在上海举行的研讨会。出发前他曾提出,要揭示 真相,有三项条件:其一,请两架当事机组人员描绘所见情景;其二,请机场值班人员回忆当时的情况;其 三,查看机场的雷达记录。可惜,受种种规定所限,联合调查组没能完成上述任何一项条件,只能初步总结: “暂无证据表明与外星人飞碟有关。”

不过,北京的UFO探索者根据萧山当地人麻先生所摄照片,认定这是飞机,并对媒体作了解释。 “杭州UFO 是飞机”,遂被误作联合调查组的正式结论。

对该说法,曾为华东电力设计院的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的耿兆良很怀疑: “机场的操作程序极严格,开或关 都须以重大事件为依据,不可能说关就关。”他不相信,一架飞机就能构成 “重大事件”。鉴于资料难得, “暂无证据”才是妥帖的。现实是,民间仍未查清楚,机场方面也没给出说法,那家伙仍然是UFO。

遗憾难以捉摸

又一个悬案,无疑让很多人失望,而最遗憾的,恐怕还是UFO探索者自己了。 “UFO就是不明飞行物嘛,可 能是飞行器、飞鸟、风筝,当然,也可能是飞碟,没必要搞成噱头。”耿兆良说,却更像是自我宽慰——他已 被这个噱头 “噱进”了20多年。

还是1987年的往事了。某个夏夜,耿兆良和女儿在阳台上玩 “挑绷绷”,玩得正起劲,面向天空那一边的 女儿忽然大叫: “爸爸,有飞碟 !”耿兆良却不以为意, “我一直对UFO感兴趣, 《飞碟杂志》每期必买,受我 影响,女儿经常听我说飞碟什么的,曾多次把夜航飞机当成UFO,所以我没转过头去看。”谁料次日,关于UFO 的报道铺天盖地,据说UFO所经之处,电厂发电机停运、手表停止走动……

耿兆良决定调查,写信询问当事人。电厂回答:发电机属计划内停机,UFO飞过实为巧合;戴表人则回答: 表确实停了。限于当时的条件,连照片也未留下,无凭无据,调查只好收场。

擦背而过的强烈遗憾,促使耿兆良将兴趣转变为行动。此后20多年,他悉心研究理论、搜集材料、实地勘 察。他相信,那么多UFO中,总有一个是外星人飞碟。

“我们俱乐部的不少会员,都有和耿老师相似的经历。”上海UFO俱乐部干事沈永甫向记者介绍,很多人都 因自认看到过UFO而入会。沈永甫自己是耿兆良的同事,小24岁的他,被耿兆良激发起了对UFO的兴趣。 ? 但遗憾一直是UFO探索的主旋律,迄今为止,谁都没能确认哪怕一个外星人飞碟。

动作建观测网探索 “硬接触”

诚如探索者们的经验所表明,飞碟来无踪去无影,极难把握,靠单个人的力量远远不够。耿兆良很早就加入了中国UFO研究会,后参与创立上海UFO探索研究中心属下的上海UFO俱乐部,担任常务副会长。他想,为什么不利用集体的力量呢?

耿兆良决定,由俱乐部干事包焱、黄鹏负责,组建 “上海UFO观测网”。具体方法是,将上海划分成若干区 域,30多名会员分布其间, “谁发现了UFO,第一时间通知其他会员,大家共同观测、拍照、录像,有了第一手 资料就容易作出判断。”干事沈永甫说。

观测网正在筹备中,近期会举行几次演习测试。而有会员已急不可耐了。7月18日晚6点20分,沈永甫收到 了朱宣伟的短信: “已拍照,有月亮1/50大小,不像风筝,与月亮呈50度仰角,左右晃动,离地面1-2公里。” 对此,探索者们已经展开了讨论。

“杭州UFO”事件,也加强了京沪两地UFO探索者的联络,他们商定,将来要更频繁地合作,共同探索UFO这 一神秘领域。

同时,耿兆良另辟蹊径,研究起了UBO——不明生物体,说穿了就是从中寻觅外星人。他的思路是: “只要 UFO中有可能存在飞碟,UBO中就有可能存在外星人,那我干脆 ‘抄近路’,直接探索UBO。”他将和 “疑似外星 人”接触过的事件,分为三大类。一是软接触,即疑似外星人和某人纯粹进行意识和心灵的交流;二是次硬接 触,说自己碰到过外星人,但是孤证;三是硬接触,两三个人同时接触,有照片、录像,还有旁观者,如同人 类之间的接触。硬接触是三类接触中,最能被科学界接受的。

耿兆良向记者表示,他正大力试验、研究 “硬接触”,至于操作方法和试验进程,他笑道: “保密 !”

态度科学探索是关键

或许是UFO、外星人出乎常识之外,多年来传得沸沸扬扬,一部分 “目击者”故弄玄虚,以至于公众把UFO 探索者当作了 “怪人”。采访中,耿兆良和沈永甫确实给记者讲了不少人遭遇UFO、外星人的故事,有些颇匪夷 所思,如有人称能和外星人交流,甚至宣称曾经被外星人背着 “旅行全国”。

但耿兆良并不相信。他强调,研究UFO必须遵循科学原理, “有两条基本标准:要么试验有可重复性,要么 用数学推导,就像爱因斯坦当年论证光线是扭曲的。”以此观察,很多所谓的 “外星人遭遇记”都经不起推敲。 “你说能听懂外星人的语言,既没法用数学证明,别人又不能尝试,谁能保证不是你编的?何况,外星人总该 说些我们没听说过的东西吧,可现在 ‘翻译’过来的,都是告诫地球人要环保、不要战争,这还用得着他们来 说 !”

沈永甫也告诉记者,探索UFO须十分谨慎,不可轻易作结论,更不能哗众取宠。他曾在光新路一带的上空看 到有东西飘荡,五彩缤纷,花了一个月才琢磨明白:那是发光风筝。对于朱宣伟于7月18日拍摄的那段录像,俱 乐部会员们经讨论,大多数认为难以确定。耿兆良拿了DV去阳台上对着月亮拍摄,发现由于手臂摇晃,画面中 的月亮也有些模糊,粗看很像UFO。

“科学研究要细致,容不得半点马虎和欺骗。”耿兆良说,倘若发现会员中有谁伪造UFO照片、录像等资 料,就会立刻被开除。因此,尽管目前尚未证实UFO、UBO,但耿兆良和沈永甫都坚信,只要遵循着科学原则, 继续钻研 “硬接触”,迟早有云开雾散的那一天。

>>江晓原观点

对于活跃于民间的UFO探索者,交通大学科学史系主任江晓原教授指出: “这要区分几点。”首先,那种认 为不存在外星文明、全宇宙只有地球文明的观点是武断的。 “尽管尚未发现外星文明的确实证据,但不等于不 存在。”既如此,在地球上看到外星人飞碟,也有可能。

另一方面,目前无一例UFO被 “科学共同体”承认是外星文明,但千千万万的UFO爱好者觉得,证据已经够 多了,只不过科学家有偏见,不肯承认。对此,江晓原教授强调,还是要相信科学共同体的判断,我们不应轻 易下结论。

那么,民间UFO探索者会否为科学进步作出贡献呢?江晓原教授表示: “其实对某些人来说,UFO已经成为 一种信念、一种狂热或一种娱乐,按照他们目前的寻找方式,对科学也不会有什么推动。所以,科学共同体很 少出来说话。” (简报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